笔趣阁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0725章 一点寒芒先致,随后枪出屠龙╰ひ╯

第0725章 一点寒芒先致,随后枪出屠龙╰ひ╯

残酷的事实往往告诉我们……
  
  在双方的实力或者意识形态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和平,往往是建立在大家一起倒霉,或者都同时被某些事情拖着而无暇他顾的基础之上?
  
  这不?
  
  在诺克萨斯帝国由于崔法利议会高层几乎被一锅端从而陷入指挥不畅、政令不达、国内的大小城市各怀鬼胎,几乎一盘散沙,乃至于军队都不知道该听谁的那种混乱状态里的时候……原本还在讨论到底要不要趁机对诺克萨斯帝国发动反击作战的德玛西亚王国,竟也很快就诡异地陷入了比他们的敌人诺克萨斯的混乱还要更加严重的‘魔灾’之中!
  
  残酷的事实让德玛西亚人不得不放弃了他们所有不该有的那种不切实际的念头,转而一心一意地只想要寻求某种方法,以便将他们王国的首都从那些邪恶而又强大的神奇魔法生物们的手里给重新抢回来?
  
  在同一时间里,原本也有着极好机会的,在大海另一边的那块初生之土艾欧尼亚人就别提了,他们也没有比德玛西亚人做得更好!
  
  因为,这片充盈着自然之美和原生魔法的大地之上,居住在这里的那些并不好斗的艾欧尼亚人们,他们那些号称崇尚灵性,追求和谐的存世之道的生灵们,一直就如同无组织状态一般散布于各个行省……且在很多年前,当他们成功地将诺克萨斯的入侵给打回了艾欧尼亚的西海岸之后,就陷入了停滞之中。
  
  当他们在战胜了敌人之后,除了必要的提防和某些积极分子仍旧在试图反击敌人之外,大多数的艾欧尼亚人便又一次过起了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恬静田园自然生活……
  
  似乎,战争已经变成了少数人才该尽的义务?
  
  所以,指望他们艾欧尼亚人趁着大好的机会一鼓作气,将霸占了艾欧尼亚西海岸好几个岛屿和半岛的诺克萨斯人给赶下海,那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在艾欧尼亚这里,在这块初生之土之上,当诺克萨斯的军队龟缩回去之后,便理所当然地让这里的大部分土着居民们感受到了那上天赐予的‘和平’的曙光,并奢望在某一天,那些诺克萨斯人自己退回西边的瓦罗兰大陆去?
  
  而弗雷尔卓德…那就更别提了!
  
  在瓦罗兰大陆北边的这一片环境恶劣、严酷无情的苦寒土地之上,虽然这里半神横行,几乎人人生来就是最强大的战士……但是,这里原本就是一片部族林立,互相攻伐且矛盾重重的冰雪世界,原本就不是一个组织严密的共同体或者统一的国家!

  
  就比如,在这块地方上的阿瓦罗萨人、凛冬之爪和冰霜守卫等等,他们哪怕在诺克萨斯入侵的时期里,也大多数都在各自为战……当然,严格地讲,其实大大多数时候,都是凛冬之爪的人在和诺克萨斯的入侵军队交战?
  
  而现在,当诺克萨斯的士兵主动撤退并收缩回南部山脉地另一边之后,最庞大且最强壮的那个由艾希女王统治的阿瓦罗萨部落,就理所当然地又不得不和瑟庄妮领导的,那个缓过劲来的残忍好战的凛冬之爪起了摩擦……
  
  于是,就理所当然地再也没有人将视线放到南方广袤的诺克萨斯大平原之上。
  
  至于诺克萨斯帝国正在酝酿着动乱和剧变的那种事情,显然也被他们那些只会窝里斗的弗雷尔卓德人给华丽丽地无视掉了……
  
  最后,那个南方大陆的恕瑞玛沙漠帝国那提都不要提了!
  
  因为啊,他们的那个据说已经‘王者归来’了的沙漠皇帝阿兹尔以及那个隐藏在沙漠最深处的太阳圆盘城市,现在到底是真是假都没有被外人给验证呢!所以,那些整天与黄沙为伍的恕瑞玛人,也肯定也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给在北部海岸致命的诺克萨斯人难堪的。
  
  于是乎,
  
  现在的这个符文之地世界,在种种的因缘巧合之下,竟难得地变得平静了起来,再也没有了那种国家之间互相攻伐、惨烈战斗的残酷景象?
  
  这个世界,忽然就变得美好了起来……
  
  当然了,部分头脑清醒的人其实都知道,这种情况只能是暂时的。
  
  一旦等到诺克萨斯恢复平静,或者等到他们想方设法从某个叫做‘灰色秩序’的法师组织手里救回他们的那三名崔法利议会高层之后,那么,诺克萨斯的那辆无人可挡的‘战车’,就必将会再次轰隆作响地开动起来,直到车翻整个符文之地的所有国家和势力为止!!
  
  或者,他们诺克萨斯人的‘战车’被他们的敌人给打得粉碎?
  
  ……
  
  然则,那些个麻烦的事情,很显然就和咱们的小安妮无关。
  
  因为啊,她现在正在跟某个整天在布维尔庄园里宅着的某位哑巴,也就是那个娑娜大姐姐谈论以及切磋那些神奇魔法宝贝对战的事情呢!
  
  不能用来打架地神奇魔法宝贝,那是没有灵魂的!是以,在对某位腐宅大姐姐多方忽悠并灌输‘正确’的常识之后,她便终于如愿以偿地和对方手下的那些魔法生物们来了一次友谊比赛,并宣告符文之地的第一届训练家冠军大赛的进行!
  
  然而……
  
  比赛的最后结果,似乎有点儿不太合乎某个糟心小女孩的意?
  
  “可恶!!”
  
  (ノ`Д)ノ
  
  “这种对战一点都不好玩,所以,娑娜姐姐,咱们还是不玩了吧,就算平手好了!!”
  
  o(д)o
  
  天可怜见的,在德玛西亚的这个首都城市经历了一个下午外加一个晚上的动荡之后,刚刚一大早,小安妮好不容易才说服了那个弹琴特好听,甚至还吸引来了不少神奇魔法宝贝围观驻听的娑娜大姐姐,说服了对方跟自己来一场公平的魔法宝贝大对战!
  
  为此,她还特意跑出去抓了三只不同的,实力并不是太厉害,也不是太罕见的魔法宝贝回来,为的,就是怕某个大姐姐输的太难看,让她以后没得玩?
  
  可结果嘛……
  
  她的第一只出场的的独角虫,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它的对手是谁,就被对方的一只眼疾爪快大比鸟给俯冲过来并一口吞掉了!鸟儿生来就是要吃虫子的,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哪怕双方都变成了魔法生物也不能例外,谁也不能否认这种事实。
  
  所以,她的第一只神奇魔法宝贝就那样被华丽丽地被干掉了!
  
  而第二回合上场的火老鼠,一个火球都没有敢发出去,便被布维尔庄园里养了无数年的那只猫老大给吓得一个激灵,再然后,它现在被追得影子都没了,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被那只老猫给抓住或者吃掉?
  
  至于最后一回合的那只看起来很好吃,也很憨厚老实耐打的肥胖可达鸭……
  
  安妮现在不想提它!
  
  因为,那只家伙才刚上场,就被一只异常暴躁,巴巴地等着听音乐的卡拉兽给拿着骨头对着脑袋一顿胖揍!于是,现在它已经在一群替补对手的围观下,抱着脑袋跑到了布维尔庄园的那个大池塘里,再也不见了踪影……
  
  总之,
  
  安妮并没有觉得自己输了,那一切,都是那个娑娜大姐姐的错!
  
  那个讨厌家伙,竟然一点都不讲规矩,竟然还作弊一般地从那一大堆跑来蹭音乐听的神奇魔法宝贝生物中抽出了专门能针对她的生物出来,最后甚至还想要多对一,活活让她原本还很期待的对战变成了可笑又拙劣的无聊行为?
  
  果然,游戏里就全是骗人的!
  
  真的打起来的时候,谁还会和对手讲规矩啊?
  
  就像这个娑娜大姐姐,对方随便弹弹琴就能招来一大票的神奇魔法生物,以至于现在这个布维尔庄园里都聚集了数以百计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来招惹或者挑战她试试?
  
  那个家伙,现在就肯定是道观馆长那样存在,一般人肯定是打不赢的,而且还是没有几只神兽不敢上门的那种!
  
  ……
  
  ‘安妮……’
  
  ‘让这些有趣的小家伙们来对战,那可是很残忍的事情,我们没有必要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它们的痛苦之上……’
  
  一拨琴弦,让那些聚集过来围观的神奇魔法生物宝贝知道今天没有了琴音可以听,并让它们自行散去之后,娑娜才耐心地对着某个正在生闷气的小女孩温言劝说了俩句。
  
  其实吧……
  
  经过一天一夜的了解和旁敲侧击,她娑娜现在已经大概相信了,这些奇怪的,且还会各种各样魔法能力的神奇魔法生物,这些数量无穷无尽,种类五花八门并还肆虐了整个德玛西亚王城,甚至是正在整个德玛西亚王国里肆虐的动植物们,它们确实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做下的!
  
  根据她的询问以及得到的那些回答来看…
  
  对方似乎是用强大的魔力和某种魔法去干扰了遍布整个德玛西亚王国的那些禁魔石,然后再用某种她娑娜不知道的骇人手段,如同神迹一般,直接利用那些禁魔石储存了千年的庞大魔力,瞬间完成了对那些动植物们的改造?
  
  这种事情,娑娜也不知道到底好还是不好……
  
  但是,她能感觉得出来,现在在成功变成了魔法生物之后,那些奇怪而又有趣的动植物们,似乎变得更加容易交流沟通了……她可以轻松地用她手里的这把‘华’古琴的琴音,去跟那些奇奇怪怪的生物们进行交流,且比以往要更加地畅达惬意?
  
  她娑娜很喜欢,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也乐意于看到这种神奇的变化在这个德玛西亚王国上发生……但是,别的人喜不喜欢,或者那些德玛西亚王国的高层们到底喜不喜欢,那她可就管不着了。
  
  毕竟,她娑娜现在就仅仅只是一个弹琴的女乐师而已,那些大人物是怎么想的,她肯迪是没有办法去干涉的!
  
  不过……
  
  她隐隐觉得,如同这次能够趁着这个机会,趁着现在德玛西亚王国发生这种巨大变化的时机,让这个顽固守旧的国家不得不做出某种改变,不得不在对待魔法的事情变得更加宽容,不得不接纳像她娑娜自己这种拥有特殊能力的人,那样的话,兴许就真的是个好事?
  
  如果那些无数的魔法生物们都可以在这个国家,在这个美丽的德玛西亚王城里生活的话,想必,那些王国的大人物们,也就肯定是没有借口,或者没有别的理由再来驱逐审判她们这种‘染了魔’的‘异端’了吧?
  
  以后,她可能就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去练琴了,也肯定不会再担心那些搜魔人了。
  
  “残忍……”
  
  o(`)o?
  
  你介个坏家伙,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安妮女王大人的痛苦之上,那才是最最残忍的事情!!
  
  (_)
  
  当然,这种掉自己面子的话,小安妮才不会那么轻易地就说出来并认怂呢!
  
  虽然今天的对战,勉强可以算是她输了……
  
  但是,那其实就只不过是她准备得不充分,且还轻视了敌人,大大地低估了眼前这个看似老实本分的娑娜大姐姐的那种脸厚心黑、阴险狡诈的本性的缘故!
  
  “我不跟你玩了,我要出去逛逛去!!”
  
  o(^`)o哼!
  
  眼前的这个不是训练家的‘训练家’不太好惹,对方家里‘养’着的各种各样的神奇魔法宝贝精灵们真的是太多了一点……所以,安妮现在打算暂时偃旗息鼓,避敌锋芒,等她改天抓到了更加厉害的家伙后,再来找对方的麻烦?
  
  当然了,像那种齿轮怪一样的大家伙,她肯定是不会抓的!
  
  因为对方真的是太大了一点,一旦抓过来的话,这个布维尔庄园肯定会被弄得一团糟的,所以,还是让它继续在城里乱逛,去祸害那些德玛西亚人吧?
  
  ……
  
  ‘先等等!’
  
  ‘安妮……’
  
  ‘现在城里这么乱,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比如,用某种魔法,让那些太过于危险的那些魔法生物们自己出城去?’
  
  哪怕昨天一下午外加今天的上午都没有出过门,但是娑娜也能大概猜测得出来,现在的这个德玛西亚王都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别的地方不说,单单是她的这个布维尔庄园的生活,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今天,她的仆人们向她抱怨,由于很多的家禽和小动物,甚至是昆虫都发生了变异,都变成了可怕的魔法生物的缘故,以至于他们的食物来源都变得少了很多,再加上现在这个城市里一片混乱,商店就没有一家是开门的,所以,他们哪怕想要外出购买食物也都不知道该去哪里买,想吃肉食也不知道该去屠宰哪一种动物,只能继续躲在这个布维尔庄园里,靠着存粮和那些乳酪、熏肉们勉强维持体面的生活……
  
  但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肯定是不行的!
  
  而要不是外面实在太危险,据说野外也有那种可怕的魔法生物,让他们不敢远行的话,恐怕仆人们都自己跑回自己乡下的家里去了,又哪里还会待在这里?
  
  所以,娑娜希望,这个始作俑者小女孩,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对她做弄出来的那些魔法生物,稍微地管控一下?
  
  “才没有那种魔法呢!!”
  
  o(`w*)o
  
  “现在这多有趣啊,为什么要赶它们出去?我跟你说啊,娑娜大姐姐,将那些魔法生物们赶离它们自己的家园,那种做法才是很邪恶、很残忍的!”
  
  (_)
  
  “你看看,你家里现在多好啊,咱们和那么多的‘可爱’小动物们住在一起,不也没有什么事吗?所以,请你不要太担心了,这种事情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w)
  
  要知道,她安妮女王大人可是好不容易才想到了这么个祸害那些德玛西亚人,祸害那些整天吃饱了没事干就想着去禁魔和迫害法师的坏蛋们的绝妙主意,在没有玩够之前,她怎么可能会出手去帮他们?
  
  再说了,她其实也没有怎么去故意刁难那些德玛西亚人,因为她用来改造这个国家的魔力,全都是德玛西亚人千百年来‘储存’在那些禁魔石里边的,和她安妮女王大人真的没有太多的关系!
  
  那些魔法生物们的数量和质量,以及力量等等,就只取决于千百年来德玛西亚人对于魔法的敌视和迫害程度!他们埋下的禁魔石越多,储存的魔力越多,迫害的法师或者拥有魔力的人越多,出现的魔法生物也就越多越强大!
  
  所以,今天的这一切,可以说压根就是那些德玛西亚人自找的?
  
  事实上,安妮自己之前看到那些被他们关在牢笼里的小孩子们时,就已经决定了的:除非那些德玛西亚人自己想到办法,否则,哪怕他们再怎么惨兮兮的样子,她也是不会去管或者去帮助他们那些坏蛋的!
  
  那种事情,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决定了,谁来劝也都没用!
  
  o(^`)o哼!
  
  (……)
  
  (● ̄ ̄●)
  
  “不跟你聊了,娑娜大姐姐,我要先出去玩了哦!”
  
  (gt;)
  
  “如果晚上没有好吃的东西的话,你家的池塘里有很多的大钳蟹,可以抓几只来蒸着吃,就这样说定了哦!”
  
  (`)
  
  安妮惦记那些大钳蟹已经有一个晚上了!
  
  因为,在德玛西亚的‘大灾变’之后,它们变得更大只了,还大清早地跑到岸边太阳,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在晚上回来的时候能够吃上它们?当然了,还有一部分地原因是……她不希望再去吃那些厨房里的咸菜和咸肉干了!
  
  那些会魔法的小动物也是动物,吃它们就准没错的!!
  
  ‘……’
  
  看着那个蹦着离开了花园的小女孩,再看看池塘边上的那一大群懒洋洋的大钳蟹,甚至还有更大只的那种巨钳蟹……那种平时只有在港口才能买得到的新鲜海产,确实是挺美味的!
  
  但是……
  
  看着对方巨大的双钳,钢铁一般的外壳,以及雄健有力的节肢,娑娜在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后,她还是觉得,她不该,也更不敢让厨师或是仆人们去招惹那些可怕的大家伙!
  
  毕竟现在,这些奇怪的动物们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了……
  
  除非,她能够确定它们仅仅是一群普通的动物,否则,无论是她还是她家里的那些仆人,就肯定是没有哪个是敢去攻击那些会魔法的生物们的!
  
  而且,
  
  娑娜坚持认为,那些变成了神奇的魔法生物的动植物们,除非是它们自己互相掠食,否则,她们人类就不该去食用那些突然变得很聪明和很容易沟通的生物,哪怕打得过它们也不行!
  
  因为她觉得,它们已经是一群有智慧的物种了……
  
  “!!”
  
  “快!列阵,宫殿守卫们,举盾,注意!小心它的火焰!!”
  
  在黎明城堡之前,德邦总管赵信,无双剑姬菲奥娜两人正率领着一群人数约莫有三百余人的宫殿守卫,他们全部手持重型盾牌和长长的拒马钢枪,列着整齐地阵型,从四面八方包围着被他们从城堡里赶到了皇宫广场上的那头喷着火焰的……巨龙?
  
  没错,就是一头巨龙!
  
  而现在,黎明城堡里另一边的位置上,出现的那个更大的缺口以及里面正冒着的滚滚烈焰和浓烟,就全都是它的杰作!!
  
  “……”
  
  “赵信阁下!”
  
  “我很好奇,到底是谁把这么一头巨大的怪物藏到了黎明城堡里的,难道他疯了吗?!”
  
  虽然,菲奥娜觉得这事情很有可能是某个年老昏庸的嘉文三世干的!
  
  但是,身为劳伦特家族的族长,在王国的军政部门中并没有直接任职的她,理所当然地一点都不需要将某个做事情缺心眼,在皇宫里养着一群乱七八糟生物的国王陛下给放在心上。
  
  皇室的低调和国王喜欢养宠物她当然是知道的,就比如之前的那只将另一边的墙壁破开了的巨大鲤鱼怪物?
  
  可现在呢?
  
  连她菲奥娜都没有想到的是:在黎明城堡里,除了之前的那些怪物鲤鱼之外,国王陛下竟然还圈养着这么一头巨龙?这种想想都觉得可怕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疯子才会去做的,要不然,此时她们怎么会这么狼狈,在这第二天的会议还没有准备开始之前,就不得不和这么一头大家伙发生了战斗?
  
  “哼!”
  
  “不管你信不信,它之前,可不是这样的一头巨龙!!”
  
  听到了菲奥娜的那种调侃的语气后,赵信有些悲愤地冷哼一声,然后也不多做解释,就这么简单地回了一句。
  
  他现在,必须要好好地想个办法,看看到底怎么去对付那只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的大怪物?虽然,在人多势众,且还有一群精锐的长矛宫殿守卫协助的情况下,他赵信并不怎么怂对方,哪怕对方是一头喷涂火焰的巨龙也是一样!
  
  但是,他担心对方的火焰魔法会对这里造成大的破坏……因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德玛西亚王国的禁魔石,竟然也在大灾变的同时,变得完全无效了,就跟一堆普通的坚硬岩石一样?
  
  “不是这样的?难不成,之前它还会是一头小家伙不成?”
  
  “啊!我想起来了……”
  
  “你该不会是想说……它像现在在前线的某个紫红色皮肤的女人一样,那个希瓦娜,能够从人变化成这么一头巨龙?我明白了……你们皇室,是不是就真的这么地喜欢收集这种稀奇古怪的家伙?!”
  
  菲奥娜想起了以前嘉文皇子带回来的那个奇怪的紫红色皮肤的女人,那个也同样会变化成一头喷吐火焰巨龙的女怪物!
  
  只不过,对方现在似乎并不在德玛西亚的首都这里,而是早就被派遣到了前线,至今也都没有回来……或者,暂时回不来了?
  
  “.…”
  
  赵信没有继续搭理对方。
  
  因为,他还是有些不太喜欢这个一直对着自己冷嘲热讽的无双剑姬菲奥娜,所以,他就并没有告知对方:
  
  眼前他们正在面对的那只大怪物,那只身上有着一道流血的创口,正在恶狠狠地跟自己对视着的巨大火龙,其实之前只不过是一只尾巴上拖着一团火焰的小蜥蜴变成的?
  
  他们宫殿守卫们在清理黎明城堡的地下室时,发现了对方……
  
  本来,他们打算按照大元帅缇亚娜冕卫的提议,仅仅将对方给赶出去就了事的,而不是像之前那般直接用雷霆手段去强行斩杀?
  
  可哪想,对方死活都不愿意离开黎明城堡,于是……
  
  不可避免的冲突发生了!
  
  也许是那只拖着一团火焰尾巴的怪物和之前他们的国王陛下养的鲤鱼有某些类似的地方?反正,当对方在受到了惊吓和致命的伤害后,却并没有像昨天他们清理的那些魔法生物一样被当场斩杀,而是在一团奇怪的光芒中,变成了眼前的这副了不得的模样。
  
  于是,经过了一番惨烈的交战后,宫殿守卫在付出了好些人的伤亡以及被焚毁了好几间的宫殿并闹出不小的动静后,才总算将对方给从黎明城堡里给逼了出来,并给围在了这里!紧接着,对方还在狼狈逃窜的途中,让他赵信一个无畏冲锋,直接在对方那看似柔软的那个巨大腹部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淌血创口!
  
  在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现在的这个情况了……
  
  总之,他赵信,成功获得了对方全部仇恨!而这,也正是对方的那双愤怒的巨眼一直盯着他的主要原因。
  
  “赵信……”
  
  “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是一般的敌人,我肯定会去帮你!但是,这种巨型的怪物,可不是我菲奥娜所擅的……”
  
  “除非,你让它自己将脑袋垂下来让我砍?”
  
  “所以很抱歉……这场屠龙的战斗,我暂时不想参与!”
  
  将自己的那柄擅长于决斗和刺杀的细剑向对方展露了一下,然后再看看前方那个皮糙肉厚的大家伙,菲奥娜就很‘遗憾’地收起了自己的武器并插回那细长的剑鞘中,然后对着正沉着脸准备对敌的赵信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
  
  虽然她并不惧怕那头巨龙,但是,接下来的战斗真不是她想要的!
  
  现在,这里这么多的人去围攻一头火龙,不仅有重盾长矛阵,有巨大的攻城弩、还有炮车还有无数的士兵和强者在外围准备着,这种注定了结局的战斗,在她看来,没有丝毫的荣誉可言!
  
  正因为这样,她才不想参与其中,哪怕她们的国王正在后边的黎明城堡中的某一处窗户里边观战也是一样。
  
  “……”
  
  “宫殿守卫!投矛!!”
  
  一头愤怒的巨龙的危险性,那是毋庸置疑的。
  
  没人愿意将这样的一头可怕的不可控怪物,给留在德玛西亚王国的核心要地皇宫之前!
  
  所以,德邦总管赵信并没有去理会某个女人的那种调侃的话,而是在单手持枪,任由枪尖上残留的龙血滴落地面后,一声冷喝,就让德玛西亚王国的那群最精锐、最强大的宫殿守卫们将他们手里的一根根德玛西亚钢铁长矛投射了出去!
  
  ‘喝!’
  
  ‘喝!!’
  
  ‘德玛西亚!!’
  
  ‘跨步……预备……’
  
  ‘投!!!’
  
  足足上百根的长长的符文钢长矛,在那些宫殿守卫们的指挥官的指挥下,随着那整齐的呼喝声和口号响起,很快,他们就整齐划一地将那种长长的武器,从他们的手里依次投射了出去!.
  
  嗖!嗖!嗖!
  
  那些长矛,在巨大的臂力作用下,它们发出一道道划破空气的渗人呼啸声,并微微颤抖震动和旋转着,让那有着倒钩的锋利矛尖带着矛身,朝着慌乱中飞起来准备逃离的火焰巨龙攒射了过去!
  
  ‘预备…….投!!’
  
  嗖!嗖!嗖!
  
  ‘再投!!!’
  
  嗡~!
  
  嗖!嗖!嗖!
  
  数百根符文钢长矛,就那么从四个方向,分成三个批次,齐刷刷地朝着被围困在中间的巨龙快速扎了过去!如果它不能及时躲开或者有着足够的防御能力的话,那么,它的结局就肯定不会太好。
  
  ‘吼呜!!!’
  
  果然,
  
  下一秒,一声忿怒和呼痛的咆哮声响起!
  
  原来,哪怕在紧急之间拍动翅膀并飞了起来,但是,那头巨大的火龙便仍旧被早已有所防备和预判的精锐宫殿守卫们的好几根长矛,给深深地扎入了胸腹、后背、脖颈等要害部位,甚至,还有好几根长矛直接在它的那巨大翅膀上撕裂出了好几个漏风的巨大缺口,让它正急速上升的动作一下子就变得缓慢和歪斜迟钝起来。
  
  不过,也幸好如此,失衡的身体在迟滞之下,让它很侥幸地得以避开了更多的致命攻击。
  
  ‘呜呜……’
  
  身体再次被敌人的攻击给伤害到,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火龙,这次终于决定了:
  
  它要用它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将这里的敌人都统统给毁灭在烈焰之中!
  
  虽然,它并不知道它自己为什么会从一头生活在黎明城堡地下室里的大蜥蜴给变成了现在的一头巨龙的,但是,它现在就只知道,伤害了它的那些敌人,就必须付出代价!!
  
  “!!”
  
  “弩车,发射攻城弩,给我消灭它!!”
  
  现在,底下的那群在攻击范围之内的三百余宫殿守卫手里的钢枪长矛都投射出去了,全部换上了精钢长剑的他们,显然是对天空中的敌人无可奈何的!所以,当机立断,不打算给那头火龙丝毫机会继续升高或者逃跑的赵信,便毅然下达了对空攻击的命令。
  
  一头落单的巨龙,没有什么好怕的。
  
  因为,无论是在黎明城堡里还是在这个皇宫广场四周的地面制高点,他们德玛西亚王国一直都有准备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空攻击的那种可怕攻城弩!可以预见的,任何胆敢飞着靠近这里,或者是妄想着靠飞行潜入城堡皇宫的敌人,就绝对讨不了好!
  
  虽然它们极少有被使用的记录,但是,身为皇宫总管的赵信,可是很清楚地知道,它们那些重型攻城弩现在肯定还能用,而且威力很大,很致命!!
  
  嗡!嗡!
  
  嗖!嗖!嗖!
  
  在重型弓弩的弓铉可怕的震动声过后,一根根比刚刚的宫殿守卫们投射出去的长矛更加快速和凌厉的重型弩箭,便纷纷朝着天空中的巨龙飞射了过去!
  
  而同样的,
  
  几乎在同时,那头歪斜着,身上还插着好几根长矛的火龙,它嘴里酝酿了许久的火焰,也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无穷无尽地朝着下面列队着的宫廷守卫、重弩阵地以及黎明城堡覆盖淹没了下来!
  
  “德玛西亚啊……”
  
  此时,才刚刚退出战场还没有多远的菲奥娜,就只看到了入眼处一片的通红……
  
  在这个几乎没有魔法可以立足的国度里长大的她,就完全无法去想象,那种怪物释放出的龙炎或者火焰魔法,竟然有这般地恐怖?对方仅仅是一个喷吐,竟然就淹没了德玛西亚的大部分军阵以及那个黎明城堡底部的大门,让着无比宽敞的皇宫广场都变成了一片火海?
  
  笃!笃!
  
  似乎是某种巨大的箭支打中了坚韧物体时的好几声闷响声,便清晰地从天空中的火光中传了出来。
  
  ‘嗷呜……’
  
  随后,一声惨呼声从火光中传来!
  
  很显然的,那头没有来得及升高到足够高度的巨龙,肯定是被为数不少的重弩箭支给准确命中了!而且,听着那种悲戚的嘶吼声,菲奥娜便知道,对方受地伤,肯定就不小。
  
  “受死吧!!”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又一声怒喝声在火光中响起,紧接着,还在惊愕状态中的菲奥娜就只看到:
  
  在火光中,似乎有一个矫健的身影,他高高地朝着天空中的那头巨龙,正不要命地迎着对方的烈火,用长枪的枪尖破开了对方龙炎,用精神力凝聚的铠甲保护着自己,人枪合一,如同一支利箭一般朝着天空中激射了上去?!
  
  “呵!”
  
  “他赢了……”
  
  不用多想,菲奥娜便能判断得出来,那个赵信,那个德邦总管,他的屠龙成功了!
  
  虽然,那是在以多欺少和装备碾压的情况之下?
  
  轰!!!
  
  终于,
  
  在弥漫全场的火焰,在那些将宫殿守卫和德玛西亚军阵以及黎明城堡都笼罩在一片火海中的烈焰渐渐变得小了一点并收缩起来之后,菲奥娜就只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正翻滚着,无力地从天空中重重地摔落了下来,并发出了一声砸落岩石地板的轰然巨响……
  
  “灭火!”
  
  “救人!!”
  
  从火光中一步步现身地赵信,当看到现场一片狼藉以及那个已经被龙炎引发了大火的黎明城堡后,就一把拔出了自己的那柄插在巨龙头颅上的长枪,同时对着那些呆若木驴的士兵们暴喝着下达了命令。
  
  赵信看得出来,德玛西亚的士兵们的伤亡并不是太大……
  
  因为,他们有那种具备不俗的,能够抵抗魔法能力的德玛西亚钢(符文钢)所制成的铠甲!但是,现在的情况也仍旧不是太乐观也就是了……
  
  看看现在,皇宫外边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看上去混乱不堪且凄惨无比……而黎明城堡里,则更是滚滚浓烟!连那扇厚重又华丽的巨大白色木门都被龙炎给引燃并焚烧起来,那种巨大的火势,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救下来?
  
  当然,他赵信并不担心黎明城堡里的国王和其他王国贵胄们的安全,因为,那个皇宫还有着后门可以让国王陛下他们从容地离开,而火焰想要那么快将整个城堡毁灭,就铁定不会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只是……
  
  现在仅仅是一头由一只着火的蜥蜴变成的巨龙,就能让他们德玛西亚王国的将士们弄得这么地狼狈,甚至还让整个黎明城堡烧了起来……这种事实,让他赵信都有点不敢去想象,他们德玛西亚王国未来的路,到底会在哪里?
  
  他们,真的可以从那些似乎无穷无尽的魔法生物们的手里,夺回这片土地吗?
  
  再这样下去的话,都不用聊十天半个月,恐怕他们这个存在了上千年的德玛西亚王国,就快要在那些魔法生物们的肆虐下直接轰然垮塌,并宣布灭国了!
  
  向来以消灭魔法为己任的德玛西亚,如果最后却毁灭在了魔法手中的话,也许,他们德玛西亚人就真的可能会变成符文之地里被所有的国家所笑话的那种笑柄?
  
  如果真的发生那种事情的话,那么,赵信觉得,那就一定极具讽刺意味!!
  
  “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赵信!我昨天不是跟你们说过,先别去跟它们起冲突的吗?你看看,你们现在都做了些什么!!”
  
  这时候,乘骑着一匹骏马高速从远处驰骋而来的那个德玛西亚王国大元帅缇亚娜冕卫,在策马狂奔到赵信面前并勒住了自己的坐骑之后,她先是看着周遭的惨烈情况,再看看那些在火海中挣扎的士兵和被烈焰焚烧冒起浓烟的黎明城堡后,她才在倒吸了一口冷气的同时,不由得转身对着某位打算离开的皇宫总管怒斥了一句。
  
  她有些不明白,这些宫殿守卫们,到底是怎么招惹到那样的一头巨龙的?虽然他们最终成功地击杀了那头巨龙,但是,现在德玛西亚王国的这种情况,并不是他们表现自己的勇武的时候!
  
  她缇亚娜冕卫不需要一群屠龙的勇士,她只需要一个恢复平静的德玛西亚王国!!
  
  “.…”
  
  “抱歉,元帅阁下,我不会容许任何一头恶龙出现在皇宫的安全范围之内,这是我的职责!!”
  
  赵信并没有跟眼前的这个暴怒状态中的大元帅说实话,也更没有说这里之所以会发生眼下的这场已经结束了的战斗,其实就全是由于国王陛下的命令?
  
  身为皇室总管的他,直接将所有的责任都给扛到了他自己的身上,没有辩驳,也没有多做解释…
  
  然后,他没有管那个来自冕卫家族的女大元帅的反应,他就那么直接拖着自己那沾染了火龙血液的长枪,向着前方一步步走去,只留给那个大元帅缇亚娜一个在火光中摇曳,但是却又异常坚定的背影。
  
  “你!!”
  
  缇亚娜冕卫有些咬牙切齿地一摔手上的马鞭,恨不得纵马冲上去将那个把事情给搞砸的德邦总管给撞翻在地,然后再狠狠地来回踩上几遍,以便倾泄她的心头之恨?
  
  不过,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眼前这里发生的一切,绝不是她缇亚娜冕卫想要看到的,在她的安排里,这里不应该再发生这种惨烈的战斗才对!
  
  要知道,她昨天一晚上都没有能回家睡觉,一直在城里疏导和指引那些士兵们怎么去处理暂时和那些神奇的魔法生物们‘和平’共处的注意事项,并终于在日出之后,让整个德玛西亚城基本恢复了平静。
  
  可现在倒好……
  
  城里地其它地方才好不容易平息了混乱,士兵们不再对那些魔法生物盲目攻击,大量被紧急印刷出来的通告也正由士兵们向每一家、每一户、每一栋房子里张贴和散发,并还有大量的信使正在向整个德玛西亚王国的各个城市、乡镇以及农村和边境要塞传达她的命令……
  
  想必再过不久,她们的这个德玛西亚王国,就肯定可以再次渐渐地平静下来!
  
  然而,
  
  在她费了大力气平定了城里的混乱之后,那个皇宫总管赵信,却偏偏让皇宫这里变成了这副糟糕的模样,甚至还和一头强大的火龙起了眼中的冲突,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和物资的损失?
  
  她就不明白了,他那个家伙,他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去招惹那样的存在?!
  
  “……”
  
  竟然选在这个时候屠龙?
  
  “真的是一群混蛋啊!!”
  
  一调转马头,看到身后的那只巨龙隐没在火光中的巨大尸体和无数士兵们着火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情况后,缇亚娜冕卫又忍不住狠狠地骂了一声。
  
  屠龙勇士的名头,难道还有德玛西亚王国的利益更加重要?
  
  那些家伙们,留着命为伟大的德玛西亚王国作贡献不好吗,为什么偏偏非要选在这个时候去跟一头巨龙不对付?要知道,她们的这个德玛西亚王城里,比那头巨龙厉害的生物可一点都不少,他们杀得完吗?!
  
  “报!!!”
  
  正当缇亚娜为这里发生的毫无意义的战斗而悲愤不已的时候,又一个表情仓惶的骑兵从远处朝着这里狂奔了过来。
  
  “报告元帅!”
  
  “禁魔监狱发生叛乱,现在所有的犯人和法师都逃出来了!!!”
  
  o(t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