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瘟疫医生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污秽血肉聚拢之物

第三百二十九章 污秽血肉聚拢之物

天色一片阴沉,冷风吹动荒原上的枯草,而那些黑袍身影一动不动。
  
  此时推进中的一百多人停了下来。不只是前方的侦察队,负责留意两边和后面的侦察人员也纷纷急声报告情况,对讲机里一通声响,顾俊等队长们用望远镜看着周围。
  
  不知道从何时起,荒原上那些枯烂树木的旁边,几乎都出现了令人生寒的黑袍身影,漫山遍野。
  
  这些身影堵着了各个方向,连他们来时的海岸方向也是,数量可能有上千人。
  
  “该死,这些人哪里来的……”迈克尔-吉布斯骂道。格兰特-贝尔、海伦-克莱尔等人都回答不了同伴。
  
  之前他们有看过天机局提供的一些相关资料,莱生公司/莱生会/来生会,一个核心成员相信自己是来自异世界遗落文明的转生之人,志在开创一个所谓的新时代并掌控世界,与拉莱耶教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些人…手上拿着的是什么?”波利娜-格里兹曼疑问道,“刀子?”
  
  顾俊也已经看到了,眼睛不由聚敛,那是解剖刀,或者手术刀,是卡洛普器械的造型……
  
  他用望远镜环顾四看,那些黑袍人的右手中全部都握着这么一把银色的刀,刀尖斜朝着地面。
  
  “阿俊?”也看着的薛霸问了一声,这种古怪造型的刀子从来只有顾俊使得惯。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顾俊沉道,近日以来越发强烈的心底那股躁动几近翻腾,但越这样他越有一种感觉,“敌人想阻止我们去山丘那边,至少是拖慢我们……不然不会这么快肯现身的……”
  
  像楼筱宁说的,来对地方了,而且应该是在敌人的意料之外。
  
  登岛时的海难也并不是对方的控制,否则他们不太可能还有这么多人来到这里。
  
  “狙击手!”顾俊喊道,怒火在眼神中燃烧,“开火试试。”
  
  他对于狙击手直接一枪摞倒敌人是不抱期待的,因为他不觉得这些邪信徒会站出来送死,总要开枪试试而已。
  
  当下,多位狙击手朝四个方向的黑袍人都开了枪,大口径的子弹能把人拦腰打断。那些黑袍身影不躲不避,让顾俊他们都意外的是,子弹命中了目标,那些黑袍人似乎不是幻象,也没有附着扭曲空间的咒术效果……
  

  嘭砰!一道身影被打爆了头部,另一道身影腹部穿了一个大洞,覆着全身的黑袍涌现大片暗红色的血迹。
  
  但是很快,那些倒下的身影,从荒凉的泥土上重新爬了起身。
  
  “见鬼,见鬼!”
  
  “这不是我的幻觉对吧?”
  
  “那不是人类,那是什么东西……”
  
  狙击手们惊声四起,而各国一众指挥官的面色都更加沉下了。
  
  是类似“心脏”、“大脑”的器官在其它位置吗?还是要炸个稀烂才能杀死?
  
  他们队伍还保有的物资说少不少,但是说多也不多,子弹打一发少一发。普洛霍罗夫卡粗声粗气的建议道:“顾队长,直接用迫击炮试试吧,一打一片。”顾俊对此同意了,就试试炸烂它们会怎么样。
  
  迫击炮弹药不多,但还是有,炮兵立即行动起来,使用迫击炮瞄准山丘方向的一处黑袍身影打出一记炮弹。
  
  轰隆!炮火落下爆炸,那里较为密集的三个黑袍人都被炸得支离破碎,成了散落在周围的一堆血肉……
  
  然而也是这个时候,他们从望远镜中看到更加难以相信的景象,地上的那些血肉缓缓地蠕动起来,像水流汇聚到一处,它们一点点拼凑起来,重新凝聚成了三道人形身影,然后都拾起了落在地上的解剖刀。
  
  原先的黑袍都已经褴褛得只剩下些破碎布料,也就没有遮挡着这几道身影的真面目。
  
  没有骨骼,也没有大脑、内脏等的东西,全是由一种暗红色的腐烂血肉凝合而成。
  
  “我的天。”
  
  “这什么鬼东西……”
  
  格兰特-贝尔他们看得心惊,就连顾俊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心头亦在抽紧,而脑袋有些发痛。
  
  以往不管是邪信徒、异类生物、幻梦境生物,都没有突破生理的极限。
  
  并不像眼前的这种黑暗之物。
  
  他突然想起了一段凌乱难解的话语的片段,污秽血肉聚拢万千子孙虫蛆之物跨越界限重新成形……
  
  他心底里好像有一股声音在响起,何为生命,何为死亡……
  
  这时候,漫山遍野的那些黑袍身影全部把头罩脱下来了,露出了头罩里面的面孔。
  
  这让顾俊他们的意外更甚,精神像遭到了一下重击。
  
  那些全部都不是人的脸庞,有着人脸的轮廓,却全是模糊的暗红色血肉。所有这上千道身影似乎都是这种超出他们认知范围的畸形怪物。而这时众人看到,那些身影动了,握着手中的小刀,以包围之势往着这边走来。
  
  “顾队长,你想怎么办?”格兰特-贝尔连忙问道。
  
  “对付这些怪物,打旧印会有用吗?”
  
  “它们对精神有影响!我能感觉到……”
  
  “我们不能让它们走近!”
  
  狂风呼隆地刮起了,低垂的乌云压迫着大地的生机。
  
  从他们踏上这个小岛起,危险的到来就如同这风暴一样突然。
  
  是风声吗,是雷鸣吗,四面传来着一股浑浊的声响,是呼喊之声,不断重复,像是一个神名。这一百多人中没几个人听得出意思,但是那些之前精神崩溃只因安定而暂时平静的人员,都又开始焦躁起来……
  
  “啊……”卡伦-道格拉斯捂着脑袋,好像里面被什么钻动着,突然嚎叫道:“我们都会死,今天,就是今天!”
  
  “用丙泊酚,他需要睡一觉!”医护队队长蛋叔立即呼道,早已和顾俊说好一旦这些人再度失控,马上麻醉他们让他们昏迷过去。当下,医护人员们抓着卡伦-道格拉斯和其他16位精神不稳定人员,全部静脉注射丙泊酚。
  
  大概40秒左右,这些人就全数昏睡了过去。
  
  但是其他人员也越发有点被干扰到精神,这股声响仿佛有着一种魔力……
  
  因为在咒术部进修过异文语言课程,薛霸能听懂,这是异文,是在呼喊着一个词。
  
  厄运!是厄运,也是毁灭,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