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赤木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心中犹如神一样的魅姬居然会死。
  
  ????魅姬,她真的死了。
  
  ????那个让人惊艳的红衣女子,仅看了一眼就失了魂魄的女子,就这样陨落了,再也看不见了,她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山本赤木不敢相信。
  
  ????从见到魅姬的第一眼起,他就无法控制的爱上了魅姬,这个神秘,强大,尊贵,美丽的女子。
  
  ????他那一刻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倒塌了,活着似乎也没了什么意义。
  
  ????直到一个黑衣人找到了山本赤木,对着山本赤木说道。
  
  ????“你愿意为魅姬报仇吗?”
  
  ????“魅姬都死了,我怎么可能能够为她报仇?”山本赤木何尝不想为魅姬报仇,只是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弱小了,弱小到连这个樱花国都无法踏出。
  
  ????“魅姬是被花国的人逼死的,魅姬的尸体还躺在花国的研究所,你就不想夺回魅姬的尸体,我有办法让你变强,就看你有没有勇气了。。。”
  
  ????“我愿意。”
  
  ????不等黑衣人说完,山本赤木就答应了黑衣人。
  
  ????利用也罢,只要能够为魅姬报仇,有何不可。
  
  ????魅姬,我山本赤木一定不会让你白死的,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只要能够为魅姬报仇,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放弃。
  
  ????魅姬死了,山本赤木才发现,原来爱是一种致命的毒药,可以让他爱的撕心裂肺,倾尽所有。

  
  ????恍惚间,山木赤木的记忆又回到了之前的日子里。
  
  ????魅姬的心中住着一个人,魅姬忘不了他,魅姬一直都十分不快乐。
  
  ????山木赤木就只能一直都在魅姬的背后偷偷看着她,丝毫都不敢接近。
  
  ????可是仅仅只是这样,山木赤木觉得也是快乐的,他时常幻想着,有朝一日,魅姬忽然回头,看见了他,看见了他的一番痴心。
  
  ????有人一直在背后默默的看着她,爱着她,也许有一天,她爱的累了,想放下了,就会回头,就会看见他,他一直都在等她。
  
  ????然而山本赤木并没有等到这一天,他甚至连魅姬的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
  
  ????这如何不让他疯狂。
  
  ????只要山本赤木一想到魅姬的尸身正躺在花国的研究所里,他就无法忍受。
  
  ????他绝对不会容许魅姬的身边被那些人解剖的。
  
  ????山本赤木根本不知道黑衣人骗了他,魅姬的尸体早就灰飞烟灭了,化为这天地间的尘埃了。
  
  ????山本赤木此刻只想摧毁花国,为魅姬报仇,战争自然就是最快的方式,樱花国毁了又如何。强者都将永存,只有弱者才会陨落,这个世界并不需要这么多的人。
  
  ????只有鲜血才能让山本赤木冷静下来。
  
  ????。。。。。。。。。。。。。。
  
  ????硝烟四起,满目荒凉。
  
  ????季月,你必须要杀了山本赤木才能阻止这一切,季月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山木赤木就是头目,是时候该了结了他,结束这场战争。
  
  ????季月总算是下定了决心,山木赤木的攻击凌厉又如何,只要不能秒杀自己,系统都能保护她的。
  
  ????战,季月心中此刻并无杂念,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击杀山本赤木。
  
  ????当季月真正的冷静下来,进入了一种空灵的境界,山木赤木的每一招,每一式似乎都变慢了,季月应对的越来越自如。
  
  ????果然,只有在真正的战斗中才能成长,这一战,季月没有依靠别人,心中冥冥中自有一招灵感,她忽然领悟了元气的运用,她领悟到了战斗的意义,不是为杀而战,而是为了守护而战。
  
  ????季月此时此刻,天时地利人和,全身上下的元气尽聚剑中,一剑挥下。
  
  ????山本赤木看着这道剑光,忽然间感受到了畏惧感,他真的会死,会被季月一剑斩杀,这道剑光实在是太强了,不可抵挡。
  
  ????一道剑气自天外来,挡在山本赤木的身前。
  
  ????这是谁的剑,剑光一闪,山本赤木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东方飘飘此时也攻上了战舰,来到了季月的身边,对着季月问道。
  
  ????“山本赤木呢!”
  
  ????“跑了,但是那一道剑光,很像呆公子的剑。”
  
  ????季月对着东方飘飘说道。
  
  ????东方飘飘却摇了摇道:“我是练剑的,我能感应到,那道剑光不是呆公子的道,与那日呆公子的剑道截然不同。
  
  ????呆公子的剑道我能感受到有一种悲鸣之意,而这道剑气并无这种感觉,感觉差了很远,最重要的是,呆公子剑道大成,这道剑气并未圆满,有点像是尽力模仿呆公子的剑气而已。”
  
  ????季月笑了,对着东方飘飘说道:“这你就不懂了,真真假假最是迷惑人。那魅姬暗恋呆公子多年,呆公子明面上不说,心里对她肯定是特别的,杀她,那剑气自然是悲鸣的,因为呆公子不想杀她。”
  
  ????“如果真的是呆公子,他没必要多此一举。”
  
  ????“也许是他觉得好玩呢!他这个人就是喜欢戏弄他人。”
  
  ????东方飘飘见季月十分固执,也不再劝说。
  
  ????东方飘飘在那日见了呆公子一剑之后,已悟剑心,自然可以分辨出剑气的真假。
  
  ????东方飘飘心中有一种感觉,山木赤木逃走了,此事并未完结。
  
  ????早知道,那日还不如让呆公子把樱花国沉了好。
  
  ????也省了今日这桩祸事,东方飘飘有一种感觉,呆公子似乎早已经知道今日会发生的事,他并不是为了一己喜怒而沉岛的。
  
  ????回到了局里,季月认为应该把重心放在呆公子身上,他就是一切的幕后的主谋。
  
  ????这一决定首先就遭到了小小和凤凰的反对。
  
  ????“呆公子与我相处甚久,也算是朋友,且不说他人品如何,他这会儿正在准备倾天神祭,哪里有空来这里搞事。”
  
  ????季月不甘示弱,对着凤凰道:“你和呆公子是一个地方的,还是朋友,自然是向着他的。倾天神祭,一听这种祭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得呆公子就是想拿蓝星上的人祭祀。”
  
  ????小小自然是帮着凤凰的,对着季月说道:“那日让呆公子沉了樱花国,什么事都不会有,就是你一直阻止,现在出了事,就全怪到呆公子头上。”
  
  ????“小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不能怪季月怀疑凤凰,魅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它说它自己修为没了,就真的没了,说不好就是装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