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女太玄 >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自白渊回受罚,果真如顾南野提醒的那样,曲慕歌感受到了皇上对自己的冷落。
  雍帝原本隔三差五就会让曲慕歌去养心殿一起用膳,就算因忙碌无法赐膳,也会赏些菜点和小玩意儿到体元殿,但这两天养心殿什么人也没有来过体元殿。
  她并不是太着急,一方面顾南野说过会帮她想法子,另一方面,哪儿有因为小舅子做错事,怪罪自己女儿的?只要不是懿文贵妃以前有大错,就不会影响得太重。
  不过不着急并不代表什么事都不做,她还是要如常的做一个“好女儿”。
  曲慕歌想了想,对环环说:“我们来做几盏花灯吧,等上元节赏灯的时候献给父皇,看看能不能讨个彩头。”
  “好呀好呀,我这就去准备材料。”环环高兴道。
  扎花灯最关键的有两点,一是要会糊模子,二是要会画灯面。
  模子做的精巧的,就能做出兔儿、狗儿、花儿各种样子的花灯。
  灯面画的好的就能画八仙过海、五福临门各种吉祥的宫灯。
  但曲慕歌哪样儿都不是特别会,只能仿着最简单的莲花灯的样子,只求这灯能浮在水面上就行。
  试着扎了三个莲花灯,夜幕降临后,曲慕歌带着环环去御花园的湖边放灯。
  夜风凛冽,两人披着斗蓬哆哆嗦嗦的往那边去,负责体元殿守卫的冯虎也跟在后面。
  几个人在水边捣鼓了一阵,三个莲花灯都没能浮起来。
  “风太大了,这灯不稳,一吹就翻了。”曲慕歌有些沮丧。
  冯虎也出主意,说:“您用的竹篾太粗了,这么重也浮不起来,我帮您削薄一点吧。”
  环环说:“这纸也不行,沾一点水就全湿了。”
  要改进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是曲慕歌想的太简单了:“我还以为很容易,没想到自己动手这么难。罢了,咱们先回去吧,晚上的风也太冷了。”
  四人刚从御花园走出来,就在乾清广场上遇到了大皇子及一队侍从。
  “三皇妹?”李佑显有些惊讶,上前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曲慕歌行礼打招呼:“做了几个莲花灯灯,出来试一试。”
  李佑显点头道:“原来妹妹还会自己做灯,这次上元灯节,我已命内务府准备了两百多盏花灯,到时候三皇妹看中哪个就拿哪个。”
  太后让贤妃主持上元灯节,贤妃便派了很多差事给大皇子办。
  “辛苦皇兄。”她看了看李佑显身后放着的材料似乎是孔明灯,于是问道:“皇兄在上元灯节准备放孔明灯?”

  李佑显笑着说:“是,孔明灯祈福最灵验。”
  曲慕歌稍有些担忧的说:“还是要小心些,以免灯落在了宫殿上头引起火灾。”
  李佑显面色一僵,说:“冬天到处都是积雪,应该不至于。”
  曲慕歌只是随口一说,也没打算干扰他的计划,准备告辞,岂料大皇子忽然对她说:“三皇妹,我这几天旁听政务时,听说要撤换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先前皇妹在叶典案中受了委屈,父皇都是记得的,他还是疼爱你的。”
  曲慕歌不明白他跟自己说这个是什么意图,单纯安慰自己?
  “谢谢皇兄,我知道父皇一直很疼爱我。”
  两行人分别后,曲慕歌回到体元殿用热水泡脚时,还在想这个事。
  她问环环:“你最近听说大理寺和刑部犯什么事了吗?”
  环环摇头说:“什么也没听说呢。”
  先前大理寺少卿渎职,皇上都没有连带责怪大理寺管理不力的罪,如今突然要问罪,显然是被二皇子的事刺激到,在疯狂裁剪二皇子的羽翼。
  皇上针对二皇子,在后宫和朝堂做这么大动作,也有些太急迫了,只怕会逼得狗急跳墙。
  不过,大皇子跟她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曲慕歌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上元灯节那晚,老天作美,天气放晴,皇宫里里外外都被彩灯点亮了。
  这次受邀前来参加上元节晚宴的宗亲较多,交泰殿比吃年夜饭时更热闹。
  曲慕歌抵达时,殿里已熙熙攘攘的站了不少人。
  曲慕歌见太后已经到了,便过去给她老人家请安。
  “给皇祖母请安,孙女来晚了。”
  喻太后正在和几个宗室王妃及郡主说话,听她请安,便说:“今日过节,不必在我跟前拘束着,跟你的几个妹妹们玩去吧。”
  “是,谢皇祖母。”
  不远处,李慕妍和李慕锦两人坐在一起说话,见曲慕歌来了,两位妹妹十分客气的起身跟她打招呼,李慕锦更是主动的说:“既然三姐来了,那咱们就一起去选花灯吧。”
  交泰殿外的廊下放着几个灯架,上面挂着各色各样的宫灯。
  曲慕歌笑着跟她们俩一起往外走去,刚出殿门就感觉到远处有不善的眼神盯着她,抬头一看,是李慕贞。
  李慕贞站在左边的灯架前挑选,李慕锦就拉着曲慕歌和李慕妍去右边的灯架,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
  李慕锦挑了个牡丹花灯,李慕妍挑了个仙鹤灯,曲慕歌左右看看,将一个镶着琉璃片的八角宫灯从灯架上取下来。
  她刚把宫灯从灯架上取下来,就被人撞了肩膀,并有只手从她手中把宫灯抢过去。
  “这只灯我一早就看中了,我刚离开一会儿,你怎么就抢我的灯?”李慕贞恶人先告状。
  曲慕歌重新站定,打量了一下她,说:“你要就给你吧。”
  她转身拿了旁边的一盏兔子灯,招呼着两个妹妹走了。
  李慕锦愤愤的说:“三姐,你也太好欺负了,四姐就喜欢欺负姐妹!”
  曲慕歌笑着说:“那只宫灯的琉璃片碎了,我刚刚是准备叫人拿去修,她既然不嫌弃,那她就留着吧。”
  李慕贞看着三人匆匆离开的背影有些得意,白家被削职,李慕歌果然就得意不起来了。
  她命宫人将自己的琉璃灯点燃,但烛火点了又熄,根本燃不着。
  宫女青禾说:“公主,这个琉璃灯是碎的,透风,点不着呀。”